中产家庭子弟书写新版财富故事(图)

在首届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现场,到处都是“升级版”的财富故事。与其说这是一次比赛,不如说,组委会举办了一场财富故事会。

 


  在首届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现场,到处都是“升级版”的财富故事。与其说这是一次比赛,不如说,组委会举办了一场财富故事会。

  11月底,150个创业项目的负责人在大赛举办地天津滨海新区轮番路演,试图向担任评委的投资人说明自身的价值。此前的4个月里,他们从各地总计4万多支参赛创业团队中胜出。

  “创业本身就是一场比赛”,这是开赛前夜,组委会为选手们培训的主题之一。不过,对于很多参赛者而言,比赛本身和100万元人民币的头奖都不那么重要。

  生于1990年的张天一没有按照要求穿上西装革履。他穿着迷彩长裤和高筒皮靴,休闲外套上印有“霸蛮社”字样,这是他创立的一个湖南人社群的称号。

  关于着装,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:“我们都是创业者了,为什么就不能打破常规呢?”

  张天一是时下名声在外的创业人物。他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北京大学,2014年夏季获得法学硕士学位之前,与人在北京合伙开了一家“伏牛堂”湖南常德米粉店。他的选择又一次引起了议论—10多年前,他的北大师兄陆步轩卖猪肉的故事曾给中国人的观念带来巨大冲击。

  但是,张天一强调自己与陆步轩并不相似。两个多月前他见过陆步轩。“他始终说,卖猪肉是生存选择。他觉得是被迫的,至今不想去干。”张天一说,卖米粉不过是自己选择的一种生活而已。

  “我们是市场经济背景下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人。”他说,以前的创业者或许把创业当成一个生存选项,而今天很多90后创业者,都是城市的“中产”家庭子弟,做事更加趋向于兴趣导向。

  就在北外读大二时,张天一还在为身边有同学辍学创业而感到震惊。短短几年,他依然青春洋溢,却已感慨时代变了。北京九弦资本管理公司合伙人黄昊对记者形容,全民的创业热情被“点燃”了。

  达晨创业投资公司合伙人傅仲宏认为,与上世纪90年代的网络热潮相比,今天的商业机会是前所未有的。上一代创业者中,很多人是“逼”出来的,由于政府裁员、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分流等原因被迫去创业。80后、90后创业者的家庭条件跟以往创业者不同,他们创业没有后顾之忧,创业的意识和热情高涨,成为一种新的潮流,是这个时代的新标签。

  傅仲宏强调,与美国、以色列等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每万人创业者的比例、风险投资的比例等指标都远远不如,正处于追赶期。

  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决赛时,第一个登台的张天一的开场白是:“抱歉没穿正装,这是我的制服,穿了半年没换过,打算穿着(到公司)上市呢!”

  由于赛程设置,直到决赛那天,上海微漫网络科技公司创始人吴洁才有机会看到对手们的路演。她感慨:“一个个都那么好,天哪,而且都是90后!”

  吴洁是大赛亚军,奖金30万元。对手都是她的潜在用户。她带来一款名叫“捏捏”的漫画社交软件。用户可以通过图片识别,在“捏捏”生成漫画形象,把自己放进漫画世界与人互动。自2014年8月19日上线以来,据称3个月有200万人次下载,90后用户占71%。产品发布之前,该公司就获得了A轮投资,估值为1000万美元。

  吴洁形容,80后、90后是在漫画的二次元世界中长大的。就像今天每个人都有网名,明天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漫画形象。而“捏捏”是一张船票,帮助他们打开2.5次元世界的大门。

  这支团队不断刺激年轻人的兴奋点。当“蓝翔技校”成为热议焦点,“捏捏”适时推出了令人忍俊不禁的开挖掘机的漫画场景。

  路演时,吴洁轻盈地转了个圈儿,藉此告诉评委,“捏捏”与类似产品的一个不同是,可生成全身漫画形象,可360度旋转,可做出“吐槽”、“发嗲”等几千种动作和表情,拥有更大的创作空间。

  吴洁毕业于同济大学计算机系,从小“没有特别为钱的事情操心过”。在创业之前,她醉心于上海散落各处的咖啡馆、画廊等小店的情调,并为此出版过图书。最近两年,她发现身边很多人在创业,有朋友为此放弃了百万元年薪。在她企业落户的那家创业园区,连提供中午盒饭的,都是新的O2O创业企业。

  “韭菜都是一茬儿一茬儿长的,不可能是独苗。”吴洁描述现今的创业氛围。

  两个多月前,就在她参赛的这座城市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一段演讲传播开来。他说,要破除一切束缚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,让每个有创业意愿的人都有自主创业空间,让创新创造的血液在全社会自由流动,让自主发展精神蔚然成风,借改革创新的东风,在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掀起大众创业、草根创业新浪潮。

  担任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评委的投资人盛希泰对选手们说,去年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、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了对创新创业的重视。团中央首次组织青年创新创业大赛,说明了“创业大时代”的到来。

  11月底,盛希泰联合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发起天使基金“洪泰基金”。他表示:“我们以前绝对不做‘天使’。我们这个转身,也是对时代的呼应。”

  本次大赛的冠军、北京“青年菜君”的创始人任牧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, 自己置身于“创业的黄金时代”。

  他说,无论是从政府层面还是从资本层面看,都特别有利于创业。越来越多的小伙伴投入创业大潮,对于个人、对于国家都有重要的意义。“我们这代人不去创业,那谁创业呢?”

  29岁的任牧来自山东济南的一个公务员家庭,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,他在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供过职,有过两次创业经历。他自称“第一代北京移民”,创立“青年菜君”是为在北京打拼的年轻人提供“半成品菜”,让大家能够在家里吃好晚饭。

  这家公司在任牧与两个同学凑起的50多万元基础上起步,已经有过3轮、几千万元的融资。任牧坦言,几位创始人放弃原有工作后,个人收入受到了很大影响,付出了较大的机会成本。

  他用自己的选择回应这个时代—就在政府简化工商登记手续的一两天内,他注册了公司。

  香港理工大学工学博士、深圳前谷数据公司创始人宋孟杰对记者说,创业的浪潮是大势所趋。

  半决赛时,宋孟杰对评委引用了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的话。“马云说,大数据是21世纪除了石油最有意义的能源”,而他所在的深圳前谷数据公司希望成为“史上最牛的学术搜索平台”,对学术界的数据进行清洗、挖掘和分析。“我们的项目很窄,只有1厘米,但是深度有1公里。”他说。

  前谷的团队平均年龄26岁,宋孟杰说,他们这些人是“海盗”式的、不安于现状的。

  在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赛场,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年轻人。山东国软信息技术公司董事长于业梅说,她的公司如今是国家级软件出口企业,几年前,它只不过是一间“大学生的疯子工作室”。

  河北创源通信技术公司总经理赵昕拄着拐杖来到这里。他在锻炼身体时受伤,又不愿错失良机。比赛虽然只给6分钟陈述时间,但赵昕还是解释了拐杖的由来,并指着自己的伤腿对评委们开玩笑说:“如果一个投资机构投了一家企业,除了关心业绩,还要关心创始人和团队—人永远比业绩重要。”

  成都理工大学四年级学生贺成佳的创业起点是早晨4点多钟的地摊。他从同学那里收购二手军训服,倒卖给建筑工地的农民工。后来他买车开办了小型驾校,又与人合伙推出专注于大学生学车的移动互联网平台“学车帮”。他本有机会被保送研究生,现在,他放弃这个机会,坐着火车硬座从成都到北京,再转车到天津参赛,希望找到投资人。

  “互联网产生了很多英雄。”一位来自广州的创业者说:“我们90后刚刚踏上这个舞台,我们希望脚踏实地、仰望星空,成为90后创业的榜样。我们还有很多不足,但是我们有很多机会。”

  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安永全球董事长温伯格感慨,中国这个新兴市场的创业者比成熟市场增加得更多。过去在中国,很多人害怕失败,不愿冒险,“我们现在发现这种思维也改变了,现在新一代的年轻人不怕了”。

  26岁的夏鹏晔选了一种富有挑战的生活。他出身于教授家庭,自小是尖子生,得过全国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,在香港科技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。2013年5月,他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休学,回国与一些志同道合者—主要是香港科大的几位师兄弟,在深圳和长沙创办了公司,分别以他们熟悉的游戏人物“亚巴顿”和“德鲁伊”命名。

  他们使用自己开发的“声音加白板”技术,搭建了一个名叫“我来”的教育类应用程序。迄今有62所高校的3000多名大学生志愿者在这里为中学生解答学业及生活中的问题,平均每道题的响应时间为两三秒。美国国际数据集团(IDG)给了他们一笔投资。他们暂时还没考虑赚钱。

  夏鹏晔原本以为自己拿到计算机博士学位后,像师兄那样去硅谷工作就很不错。而父母一直希望他走学术之路。当他回国创业,他们一度怀疑他被骗到了传销组织。

本站为您推荐: